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快报 >

26名学生中有17人收到本科以上大学录取通知书
从“井底”走出来的瑶女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   记者 陈芷伊 实 编辑时间:2014-08-04

 


 

 7月25日,19岁的瑶族女孩邓汉岑带着自己从未走出过大山的妈妈,第一次来到顺德,看看外面世界的繁华。邓汉岑是6年前第一次听说顺德这个城市的名字,在这里,有一个企业带头改写了她与300多名瑶女的命运。

  六年来,顺企生生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冠名捐助了广西上思民族中学“生生班”共100多人/次瑶族女生入读初中、高中、职中,改变了当地瑶族“女不读书”的观念,6年后的7月,当年首届“生生班”26名学生中有17人收到了本科以上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其中一名考上重点本科,刷新了当地两项解放后的关于瑶女念书的历史记录,令当地瑶族聚居地的初中入学率达到100%,也为当地瑶族女学生打开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

  打破“瑶女不读书”旧习俗

  2008年6月的一天,刚刚从广西南宁上思小学毕业的庞进语此前并没有想过自己会继续学业。她原本以为她的人生轨迹会与她同胞的2个姐姐、3个妹妹一样,小学毕业以后就会因家庭困难而辍学,到了15岁就张罗着结婚生子,依靠甘蔗、种树等农作物为生,一辈子没有多少机会走出家门看看外面的世界。而这一切都因为顺德而改变了。

 当年是中国民主促进会广东省委、广西区委携手在广西上思县开展支教助学活动,生生农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洪锡标也作为资助者参与其中,“当地有一句俗语叫狗不耕田,女不读书。瑶族女生上了小学以后就不读书了,给钱都不愿意去读书。”上思县教育局局长廖汝挺也表示,瑶族村民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家中的女孩往往到了豆蔻年华便会出嫁,对身心健康造成极大影响。

  正是因为看到这些问题,洪锡标决定由生生出资,在当地中学建一个免费班,专门供当地的瑶族女生上初中。廖汝挺为了说服常年保持不读书传统的瑶族女生,带着工作人员挨家挨户上门“求”瑶女上学,“当时给她们钱都不愿意读书,要么说要干农活,要么要嫁人,有些人拉过来上学上了几天就跑回去说要放羊。”

  邓汉岑的妈妈最初也是希望小学毕业的女儿帮助她干农活,她一共有4个孩子,邓汉岑是最大的一个。妈妈希望汉岑可以帮助她干农活,起码赚点儿子的学费。至于女儿不上学,“老一辈也是一样,十五六岁就出嫁的人有很多,大家都习惯了。”

  给钱求上学还求不来

  经过艰苦的劝说,生生班第一届学生终于招到56名学生,全部是瑶族女生。首届“生生班”班主任黄施聪第一次见到瑶女,她回忆是在给同学们分发生活用品的时候。当孩子们从她手中接过生活用品时,她要求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会说“谢谢老师”。

  黄老师说,起初他们的成绩都非常不均衡,参差不齐,对待学习的观念就是不想读书。除此之外,在上思县,瑶族一直以来就作为愚昧落后的代名词,所以孩子们当初非常不自信,不愿意与外界有更多的沟通。面对这一现象,黄老师利用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她自己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继续读书,并且最终成为了一名教师。黄老师用她的热情和善良感染孩子们,教会了他们自信和自爱。孩子们改变了原先很难沟通甚至是孤僻的性格,记者在现场看到,瑶女班的孩子们都非常开朗、活泼和友善。她还说,自从接受了资助后,孩子们努力学习,见识多了,逐渐变得自信起来。

  与同学们一样,来自上思县常龙村的李品谐的求学之路漫长而艰难。一大早从家里出发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学校。从家里坐公交车到乡里就要花费两个小时,之后经历两个小时的摩托车颠簸,再从山上走三个小时的路,才能到达学校。在姐妹二人未受到资助之前,父母只有向学校借学费才能继续维持她们的学业。

  “第一届通知这个资助项目的时候,同学们都还很迟疑,之后因为看到我们的改变,后面几届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希望能得到这个名额,非常想读书。”如今,姐妹二人都受到了资助,父母肩上的担子也变轻了,而且看到姐妹二人性格和各方面可喜的改变,父母对她们想继续求学这件事情的观念也改变了,非常支持她们继续学业。

 改写瑶族学生命运

 在孩子们眼中,生生集团的“洪叔叔”是比父母还亲的人。洪叔叔会给孩子们交学费、书费,“还给我们买被子、蚊帐、枕头、水桶、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还另外给我们每个月150元的生活费,我们连晚餐也不用交钱了。”庞进语说,在洪先生的帮助下,她们生活得很好,可以不用为生活担忧,可以更安心的学习。

  尽管有了洪叔叔的帮助,但当地的学习环境仍是非常艰苦的,14个人一间宿舍。刚读初中的时候学校里没有热水,在寒冷的冬天她们都只能咬牙冲冷水澡。到了初三,终于有了两个热水的水龙头,可是人太多,每天都要排很长的队,很多瑶族女生还是选择洗冷水。到了高中,终于有热水洗澡了,但是洗澡要拿桶去饭堂打水,打一桶水3毛钱左右,打满了还要提着一大桶水,摇摇晃晃的回到宿舍。

  瑶女班的孩子们非常珍惜学习机会,平时上学经常是看书看到深夜一两点,夏天的清晨甚至五点就起床看书。而学习成绩优异的庞进语拿到了很多次奖学金。据她回忆,她在高中时拿过3次“生生奖学金”,2次十佳学生。高中时她拿过2次学校成绩前十名、2次市级优秀学生、2次“生生奖学金。”“生生奖学金”一次奖励5000元,庞进语拿到奖学金会拿一部分来买书,一部分用来交补课费,还有一部分她则留给妹妹当生活费。

  对于这些考上大学的瑶族女生,生生集团还打算继续资助她们完成学业,“只要是她们想要继续深造,就肯定会支持她们。”洪锡标表示。“其实最重要的不是给这些瑶族同胞多少钱,实际上是给了她们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改变了她们的观念,也改变了她们的命运。”上思县教育局局长廖汝挺说。

  原本想要报考北京大学的庞进语在今年的高考中未能如愿,反被武汉的中南民族大学药学专业所录取。而她的同伴,26名瑶族女生取得了1个一本、七个二本和9个三本的好成绩,“梦想从来就不可能一步实现,要一步一步慢慢走,眼光要长远,不要被失败打倒。就像去北京,我要一步一步慢慢实现。”庞进语还想着要出国,她们已经不是那个当年站在瑶族的村寨里,对自己的未来一无所知的女孩,她的世界很广袤。

 

    南方日报记者 陈芷伊  实习生 钟红丽 洪艾菲

 

《南方日报》数字版相关报道详见网页: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4-08/01/content_733452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