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从“坐家”到作家的奋斗
——小记刘浪


来源:民进广州市花都总支 作者: 编辑时间:2014-05-14

     刘浪,广州民进会员,国内知名网络作家。1969年2月生,安徽安庆人。花都区水务局办公室工作。先后担任过中专教师、企业副总经理、杂志编辑部主任等职。迄今在国内外累计发表各类作品2000余篇次,出版城市笔记作品集《俗事吾睹》、小说作品集《兄弟是手足》。另有两部故事作品集《乞丐的盛宴》、《紧急任务》即将出版。

  近日,刘浪的小说集《兄弟是手足》出版了。这是他继《俗事吾睹》之后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的第二部作品集。来自安徽历史文化名城安庆的他,迄今已经在国内外400多家报刊发表作品2000余篇次。现在,刘浪在花都文化圈内已经颇有名气。经历了人生的种种风风雨雨,谈起自己的业余写作生涯,他娓娓道来:

  有梦,才有奋斗。有奋斗,才能圆梦
  其实,从中学时代起,刘浪便是个不折不扣的文学粉丝,时断时续地给很多报刊投过稿,无奈不是屡屡被退稿就是杳无音信。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外出谋生的飘浮不定,让刘浪几乎将这一梦想忘记了。时隔二十多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他喜欢阅读某报纸上的城市笔记栏目,突然萌发出要写文章的冲动。于是,他开始给这家报纸投稿,连续坚持了三个月,在自己几乎绝望的时候,2005年4月6日,刘浪的一篇职场稿子《毕竟是总经理》终于在该报上发表了。这是刘浪的文学处女作,当时的他兴奋了好多天。在作品能够发表的激情带动下,刘浪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年内仅在该报便发表了近30篇作品。其后,他的文章更是从广州走向全国,从国内走向国外。
  2010年4月,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集《俗事吾睹》。这是国内第一部公开发行,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城市笔记个人作品集。此书出刊后,市场反响不俗。第一次出书,刘浪不但第一次拿到了近万元的版税,还收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2013年11月底,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又将他的小说集《兄弟是手足》出版发行。新面世的小说集共荟萃刘浪的短篇小说29篇,每一篇都构思精妙,情节曲折,扣人心弦,结局往往出人意料,读来令人赏心悦目。
      采访中,刘浪说起一件事颇有感触。2000年,他刚到广州,有一次他和公司老总外出谈业务。回来时已经很晚,从立交桥上看到灯火辉煌的广州,刘浪脱口而出,“如果有一天,有一个亮灯的窗口是属于我就好了”。老总非常励志地告诉他,“肯定会有的”。当时的刘浪不敢相信。没想到在经过多年奋斗后,特别是凭借着出众的写作能力,现在的刘浪早已经在花都购房入户,成为了一名新花都人。回忆起自己来广州的奋斗史,刘浪告诉记者,“有梦,才有奋斗;有奋斗,才能圆梦。”
   
       听从内心的呼唤,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
  1997年,在安徽老家的企业倒闭之后,为了生活,刘浪开始南下打工。从闽南金三角的泉州到国际大都市的广州,其间他先后担任过中专教师、企业营销经理等一些和文学不着边际的工作。因为勤奋努力,更因为有一手好文笔,在企业做了几年之后,他倍受老板重视。从办公室主任开始,一直升到了副总经理。在外人眼里,刘浪算是取得了小小的成功。出人意料的是,在“四十不择业”的一片奉劝中,他突然辞去了在企业的高管职位,理由就是为了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全身心地投入文学创作。离职后的他,凭借发表的大量作品,很快应聘到花都海豚俱乐部担任《海豚》杂志编辑部主任。两年后,他又被调到花都区水务局办公室,从事文字和宣传工作。
  从此,作品不断见诸各大报刊的刘浪,开始为花都市民所熟知。从2009年8月开始,他还应邀在花都图书馆、华南理工大学汽车学院、花都人才市场以及部分企业和医院举办了多场网络文学写作的讲座,讲述自己文学创作的心得和方法,也帮助了不少文学爱好者由此成功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
除了文学创作外,刘浪还积极投身到地方民间文化的研究和创作中去,他先后参与编撰了《菊花山下——花都名人廉洁故事》、《一帘花影——花都廉洁诗文楹联鉴赏》和《骆秉章研究论文集》等多部著作。看到他为花都湖公园“花都花园”石碑背后撰写的《花都•花缘》文字,很多人都说刘浪,“作为一个外地人,比花都人更了解花都。”这一点令刘浪颇感自豪。他说,毕竟深爱着花都,这是他的第二故乡。
   
  只是一名写手,和真正的作家距离还很远
  时代在不断的变化,刘浪最大的感受是,写作行业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大。“随着网络的普及和全民写作时代的到来,作家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在家赋闲的家庭主妇,写几篇带孩子的心得;当小三的美女写一部和原配斗智斗勇的攻略;即使旅游达人每到一地的琐碎日记,都可以有机会让他(她)们成为作家。但压力也是动力。刘浪认为,真正的作家需要有更多的积累和沉淀,更多地思索和探讨人生,才能写出好作品。
  刘浪说他最欣赏的作家是路遥、贾平凹。在他眼中,作家应该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那种人。虽然他本人早已加入了省作家协会,但他认为自己和一个真正的作家距离还遥远,所以他始终自称是一名业余的草根写手。“当初只是想发表文章,把自己的名字变成铅字。后来,随着写的作品越来越多,很多人也开始叫我‘刘作家’了,其实我是个标准的宅男,不爱运动。叫‘坐家’更合适。”刘浪调侃道。
  多年的写作历练,给刘浪最大的收获是学会思考人生、人性和人际关系。“凡事看问题与一般人不同,生活中捕捉和感悟的林林总总,成就一篇篇作品,这种成就感非常强。可以说是一种高境界的人生享受。”刘浪如是说。

  凡事看淡点,不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由于长期行走于各大文学论坛,刘浪在网络上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就在《俗事吾睹》出版后,《讽刺与幽默报》编辑赵一锦,深圳著名网络作家王豪鸣,天涯社区短文故乡首席版主、作家程思良等在内的众多网络知名写手为本书撰写了书评。但同时,《俗事吾睹》的出版,也让刘浪遇到了他以前没有过的麻烦事。
  原来,安徽的某报纸从当年9月25日起,未经刘浪授权,就在该报畅销书摘版面连续刊载了书中的20多篇作品。刘浪感觉自己的版权被侵犯了,要求报纸停止侵权并索要赔偿。但几经交涉后,报社只愿意支付一千元稿费。一怒之下,刘浪差点和报社打起了官司。但最终是因为没有时间和精力打这场官司,他放弃了起诉。结果不但一分钱没要到,还倒贴了500元律师函的费用。
  事后,刘浪说,文人都有点穷酸,自以为神圣不可侵犯,结果受伤害的还是自己。总结让他纠结很久的报社侵权一事,他笑称:“凡事看淡点,以后再也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当工作和理想冲突,80、90后该如何面对?
  现在大学生不好找工作,就业形势严峻。在人生的分叉口,我们该如何选择,才能拥有一份好工作?又如何坚守自己的理想?从一个农村出来打工的年轻人,奋斗十多年,终于在广州安顿下来,刘浪其实最有发言权,分享他的成功心得,将为新一代的年轻人找一份好工作有所启示:
  “现在不是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其实是找一份自己满意的工作不容易。工作遍地都是,很多行业,很多岗位都缺人。存在的问题是,你想找的工作别人可能不选择你,你可以选择的工作,你又觉得不满意。我在企业做过近十年的职业经理人,招聘过大学生,甚至硕士、博士,说真的,学历不能代表能力。我觉得当代大学生还是要从各方面提升和完善自己。还要加强价值观教育,倡导社会正能量。另外,明白人生最重要的是:活出自己的那一份精彩。这世上有百媚千种,你是其中的那一种。足矣。这就是成功。成功不是大富大贵,大红大紫。”

 

注:原载《广州日报》花都社区2013年12月创刊号“花都志”。摄影董俊俊撰文赖妙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