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张瑞权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广东民进60年编委会 编辑时间:2013-04-27

       张瑞权 (1899-1981),字伯荪,号瑞泮,广州番禺沙湾人。曾任广州市副市长、广州市文史馆副馆长、广东省第三届人民代表、广州市第一至第五届人民代表、广州市政协常委,并兼任广州市政治学校副校长、市干部业余大学校长。1956年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历任民进广州市第二至第七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张瑞权1922年毕业于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并加入知用学社。他与知用学社的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同学抱着“学师范以求知,办教育以致用”的宗旨,为了推进我国的教育事业,于l924年集资创办“知用中学”。翌年,张瑞权任该校校长,直至1956年。他连续三十一年主持知用中学校政,带领师生艰苦创业,明确办学思想,努力为社会培养各种各类的人才。知用中学以其教育质量优异为社会所重视。提起知用中学,人们自然就会联想起张瑞权校长,知用校友曾作对联称赞他“高士行,持朴实、平易近人,师生员工皆爱戴。赤子心,兴教育、艰辛为学,五洲桃李作楷模”。

       学校开办初期,办学条件差,教职员多属义务职,仅给少量交通费,而创办人则枵腹从公。但由于办学思想明确,靠“求知致用,不息自强”这条校训,师生艰苦创业,从小到大,从无到有,不到几年,知用中学的声誉日隆,海内外要求来校就读的学生日众。为了适应学校发展的需要,1930年筹款扩校,全校教职员工在张瑞权的率先带领下,踊跃捐助,并经四方借款,集资了数万元,重新兴建校舍,先后建成致用堂、图书馆、求知堂、科学楼。到1934年已发展成有三十三个班,学生一千九百余人的一所颇具规模的完全中学。

       当时全国大学实行预科学制,在省内外报考大学的考生,凡持有知用中学升大班文凭的,均享有直接报考本科资格。知用中学还曾试办工读实验班、平民夜读,对普及教育,起到一定的作用。

       知用中学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的同时,积极参加社会的各种进步活动。7月16日,鲁迅先生应邀与许广平到知用中学讲演《读书杂谈》。1938年茅盾先生应邀前往知用讲演。讲演在知用中学的礼堂举行,礼堂大约能容纳五六百人,但来听讲的人大大超过了。一间普通中学,先后有两位文化巨人作过讲演,实属难得。

       抗日战争初期,日寇进犯华南,飞机轰炸广州,市内学校多迁往外县。知用中学未迁校,在校内增加防空设备作为师生的避弹所。后来,日寇进犯广州,知用中学师生誓不当侵略者统治下的顺民,于1939年2月间暂时迁往澳门青洲。

       知用中学迁到澳门后,敌伪广东教育厅派员到澳门,用发给搬迁费及补助费利诱张瑞权把知用中学迁回广州复校,知用师生严词拒绝,香港三青团的头目要求知用在澳门发展三青团组织,张瑞权和知用师生也拒绝为他们干那些勾当,他常常与学生讲岳飞的故事以自勉,并要自己的小孩抄录岳飞的名言。

       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沦陷,澳门政治环境恶劣,为坚持后方教育,适应战时需要,1942年夏,知用中学除部份留守澳门之外,大部份师生由张瑞权率领北上,先后迁到粤北乳源县候公渡、湖南郴县良田、黄茅大山、田池洞、临武牛头汾等地坚持办学。沿途历尽流离艰辛之苦,但知用师生坚持民族气节,以坚毅不拔的精神一面坚持教学活动,一面积极宣传抗日道理。直至日本投降,知用中学仍在临武教学半年,才迁返广州百灵路旧址。当时的教学设备,历经战火,已荡然无存。在张瑞权领导下,全校师生员工艰苦奋斗,克服重重困难,才得以逐步恢复,重现旧观,迎来了解放。

解放后,知用中学师生努力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学校教育、教学各方面都取得了较大的成绩,教学质量逐年提高。1983年经市教育局批准恢复原校名知用中学。
知用中学创办近六十年来,培养了不少人才,校友遍布国内外。不少人已成为著名的学者,教授、专家、高级工程技术人员,社会知名人士和革命干部,如广东省科委副主任任泊生、知名作家吴有恒、华南师院副院长梁未闻、华中工学院副院长马毓义、著名诗人陈芦荻、航天工业部航天研究所副副所长张翰英、广东画院副院长蔡迪支、广州日报总编辑黄永湛、著名话剧演员吴克、粤剧新秀黄志明、香港电影导演肖龙等等。
l956年11月,广州市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选举张瑞权为副市长,以后第三至五届人民代表大会,他连选连任,直至1965年 2 月。改革开放后,张瑞权又是誉满全国的“七老办学”得力一员。1979 年4月,广州市政协外文翻译组廖奉灵、徐舜英、张瑞权等7位平均74 岁高龄老人,为了解决对外开放急需外语人才的矛盾,决心创办职工业余外语学校,为国家再作贡献。张瑞权自筹资金,并四处奔走请教师、租课室,学校越办越好。该校到1985年,发展到34个主科班,在校学生l490多人。6年中该校结业、毕业学员有400多人被广州各大宾馆、外国驻德商业机构等聘用,有的出国留学或考上研究生、或取得博士学位。1984年10月5日,《光明日报》头版详细报道了“七老办学 ”动人事迹,标题为《心随四化伟业飞,人到八十亦不休》, 同版头条发表题为《人间重晚晴》的社论 ,引起社会热烈反应。
张瑞权刚直不阿,又善于团结人,故深受师生爱戴。知用校友撰联称颂他云:  高士行,持朴实,平易近人,师生员工皆爱戴;赤子心,兴教育,艰辛为学,五洲桃李作楷模。
        他一生克勤克俭,常说“我读书是咬菜根读上的”。治学态度严谨,年逾古稀,仍勤奋不已。他外文造诣颇深,有“英文活字典”之称, 但仍非常谦虚。如在政协翻译组中翻译英文散篇时,其中的英水兵鸦片战争时日记,多处提及清代官员职衔,为了确译他也常和同行商讨。张瑞权爱国之心炽烈,捐献从不后人,但自奉俭约,衣着朴素。他任广州市副市长期间,廉洁奉公,身体力行,平时上班坚持不坐公家小汽车,常常穿着褪了色的中山装和解放鞋走路,并带着雨伞及英文版《北京周报》。他对人说,国家汽油有困难,能省即省。他的住房陈设简朴,人们很难想象那就是曾任副市长8年的十级干部的居室。他有《示儿》诗云:名利不贪图,工作爱勤劳,支援全世界,丹心传儿曹。表达了他一生不图名、不图利、一片丹心为祖国和世界的伟大胸怀。

        知用老校长张瑞权1956年参加中国民主促进会,历任民进广州市第二至第七届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曾任广州市政协常委、广州市文史研究馆副馆长、广东省第三届人大代表、广州市历届人大代表。他为爱国统一战线事业做了不少工作,深受同志们的尊敬。张瑞权为人正直不阿,廉洁奉公,品德高尚,生活俭朴。一生淡泊明志,克勤克俭、鞠躬尽瘁于教育事业。爱国之心炽烈,捐献从不后人,而自奉极俭。治学态度严谨,虽年逾古稀,仍勤奋不已。1981年12月26日,张瑞权在广州病逝,终年八十四岁。遗著有《知用学社和知用中学》(收入《羊城杏坛忆旧》)、《张瑞权诗词唱酬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