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一切为了灾区
——民进会员冯明参加雅安救灾报道侧记


来源:民进深圳市委福田总支 作者: 邹仕先 编辑时间:2013-04-26

他昼夜风餐露宿,抢险救灾!

他险境奋不顾身,抢拍照片!

他在灾区岳父突然病逝,忠心不改,孝心依旧感天动地!

他是一位出色的《深圳晚报》摄影记者

他是一位优秀的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

……

他的名字叫—冯明!

冯明工作照
冯明工作照
 
“左,惊闻爸爸仙逝……因在灾区采访,不能亲自向老人拜别,爸爸灵前代我磕头谢恩,祭拜他老一路走好……重要的是要尽力照顾好妈妈,她老人家可愿意来深住一段时间?不多说了,一会儿马上去宝兴采访……”这是《深圳晚报》特派地震灾区记者冯明(摄影部副主任)给妻子的短信片段,也是他奔赴灾区以来所发的最长的一条短信。

4月20日,冯明同志收拾了些简单的行囊,与妻子匆匆告别就和同事踏上了抗震救灾及灾情报道滚滚洪流之中。4月22日,冯明惊闻岳父病逝,当同事关切问他咋办时,他一边处理当天的新闻图片,一边答道:“我让我老婆回去了,这里现在需要我。不过,我心里很难受,因为老爷子生前对我很好。先不说了吧,干活要紧。”然后,他就又开始埋头工作了,发完稿,他和同事们又忙着整理采访素材,一直忙到23日凌晨近1点,才倒头睡下。

对于冯明“工作狂”的做派,妻子左文洁说: “我能理解他,我妈妈也能理解他,我想家人们都能理解他。老冯就是这个样子。”
冯明的大舅哥左文博先生谈起他和家人们眼中的这位妹夫时说:“在已故的老人家眼里,明明是一个非常孝顺、实在的人。当然,一家人感受最一致的,还是他那颗始终扑在工作上的心。”“无论是当年在长春还是如今在深圳,明明都是那个样子。”左文博先生如是说,“我们去深圳看望他们,一起上街遇到突发事件时,明明总说这是个好新闻,第一时间就去采访、发稿。他就是那个样子!”
家里人都知道冯明的工作性质,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脱不了身,所以都非常理解他的苦衷。“明明没法子经常回到长春来探望啥的,但他特别孝顺,也很周到,逢年过节都会给亲友们捎些东西回来,该做的事情都做得很好,大伙儿都了解并理解他。”左文博先生说道,“他是单位的业务骨干,这么多年一直都这样。”
众所周知,到灾区一线采访,风险很大。冯明到雅安的消息,妻子一直瞒着他们远在国外求学的儿子。冯明一旦工作起来,把“报平安”这样的“小事”也给忘得一干二净,每每都是妻子主动发短信询问的,冯明的回复总是要拖拉到晚上在他发完稿件之后,而且极其简短。
不能即时和丈夫通电话,左文洁只能牢牢盯住直播震灾消息的四川卫视,试图与丈夫保持“同步”,有一次,没想到她竟然从现场消息里看到了冯明:道路塌方,飞石砸中了一名武警,冯明就在现场……看到电视新闻的妻子立刻又发短信问情况,可冯明的回复果然又是在夜里发稿之后,而且还是“请放心”之类的寥寥几个字。妻子在次日的深圳晚报报道中证实果然是他们,在去重灾区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塌方,冯明和他的同事们还参与了现场救援。
在长春的家人后来才从左文洁的电话里知道冯明被派往雅安灾区采访的。他们通过电视也看到了灾区的情况,比较危险。但大伙儿也都知道这是明明的工作。左文博表示家人们完全没有半点要责怪冯明的意思,反而都替他担心,尤其是了解到冯明在采访路途中遭遇余震、亲历了山体滑坡、躲避飞沙走石时,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冯明的妻子左文洁已经赶回了老家,和两位兄长一起操持老父亲的身后事。此时冯明远在抗震救灾一线,不能第一时间赶回长春,虽然无奈,但却得到了家乡亲人们的理解。
由于噩耗的悲伤,冯明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 “来了三天,有两个晚上你都没有休息好,你怎么工作啊?”他的同事关切地说。冯明笑了一下,说:“放心吧!这算什么啊,肯定不会耽误工作的。咱们今天不是去宝兴吗?什么时候出发啊?”冯明有意岔开话题。
随后,冯明和他的战友们冒着冷雨,向宝兴出发了。一路上,每到塌方路段,每遇到抢险部队,冯明总会像发现猎物的猎人一样,兴奋地大喊“快停车!”,然后非常娴熟地下车拿着相机一通抢拍。中午赶到宝兴后,冯明也不顾疲劳,坚持要求跟大伙一起随队上山,与第三军医大新桥医院、成都军区37医院和深圳山地救援队医疗组一起去偏远的明礼乡卫生院采访巡诊工作。紧张的采访结束后,在下山的途中,他们遇到大堵车,手机没有信号,百无聊赖之下许多人下车抽烟聊天,这一堵就是3个小时,我们的冯明同志终于靠在车座上睡着了……
从接到命令紧急出发,到向震中的艰险跋涉,冯明同志不畏山体滑坡,避过飞沙走石,不但给后方抢拍和传送了大量可歌可泣的新闻图片,而且还和官兵们一起抢险救灾,死里逃生……
冯明义无反顾,一往情深,一路前行,用行动践行着一名新闻工作者的光荣使命。
今天的冯明,今天的一切,全是为了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