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梁宗岱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广东民进六十年编委会 编辑时间:2013-04-24

梁宗岱(1903—1983),男,汉族,广东新会人。中国民主促进会广州市委委员和广东省委委员。我国现代著名的诗人、文学翻译家、教授,曾任全国外文文学学会理事和顾问,广东省政协第二、三、四届委员。
梁宗岱十三岁进入新会县中学,后升入广州培正中学,曾主编该校的《培正学报》、《学生周报》等刊物,1921年冬,应中国现代著名作家郑振铎之邀为文学研究会会员,十六岁时,即被誉为“南国诗人”。1923年,梁宗岱被保送入广州岭南大学文科。其后,与中国现代作家刘思慕、叶启芳等创立文学研究会广州分会,并借《越华报》出《广州文学旬刊》。
1924年,梁宗岱经香港赴欧,先在日内瓦大学学习法语,一年后转赴巴黎大学。在法国期间,曾先后在《欧洲》、《欧洲诗论》等刊物发表法文诗和法译王维的诗。1929年,把我国晋代陶渊明的代表作《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记》、《王柳先生传》及《归园田居》、《饮酒》、《咏贫士》等译成法文,寄给法国著名作家、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罗曼.罗兰。罗曼.罗兰回信说:“你翻译的陶潜诗使我神往。不独由于你的稀有的法文知识,并且由于这些诗歌的单纯动人的美,它们的声调对于一个法国人是这么熟习!从我们古老的地上升上来的气味是同样的。”他建议梁宗岱发表。后由法国诗人瓦雷里作序,巴黎LeMarger出版社印行法译《陶潜诗选》。其后,梁宗岱多次到罗曼.罗兰家作客,先后得到他六封信,还有相片及罗曼.罗兰的名著。1931年,梁宗岱应国际联盟附属机构“为争取和平的宗教和道德”之邀,发表题为《裁军的道德问题》的演讲,颇受听众欢迎,被选为该会永久理事。
“九.一八”事变后,梁宗岱接受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及文院院长胡适催归主持法文系之请,是年由法国乘船回国。回国后到北京大学法文系任教授,同时到清华大学兼课。这一年才二十八岁。不久与文学院长胡适意见相左,辞退教职。1934年东渡日本,小住一年,靠写文章维持生活。后回国接受南开大学之聘任英文教授。并兼任《大公报》文艺副刊《诗特刊》的主编,为《诗特刊》创刊号撰写发刊辞《新诗的纷歧路口》。1938年,梁宗岱任重庆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这期间,他对国民党当局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甚为不满。在学校的集会上慷慨激昂地进行抗日宣传,直斥国民党当局,他的演讲受到爱国师生的热烈欢迎。而坐在台下的校长章益,却急得满头大汗,连连责备他。当时校中的国民党训导人员企图诱骗、胁迫全体教职员集体参加国民党,梁宗岱带头提出抗议,在教职员纷纷反对下,这一阴谋终未能得逞。梁宗岱在国民党北碚译员训练班任教授兼主任时,伪中央派人送来中将衔和军服,梁宗岱要他马上拿回去,并表示如果一定要接受军衔便马上辞职。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梁寒操提名要梁宗岱当立法委员和参加“智囊团”,每月薪金五百大洋,只挂个名,可谓名利双收。他不但断然拒绝,还反过来劝梁寒操辞职,不要为蒋介石集团卖命。是时重庆乌烟瘴气,蒋介石侍从室前后来过三封信召见,梁宗岱均拒不去见。第四次,留德国的同学徐道麟坐着蒋介石的小汽车来复旦大学,他是蒋介石智囊团团长,预先打电话通知章益转告梁宗岱,但梁与徐道麟见面后说:我刚下课肚饿,今天仍不能去会见,改日再去。以此推却了他们。由此可见梁宗岱的嶙峋傲骨。
1944年冬,梁宗岱辞去了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兼系主任职务,遄返广西百色,隐于商贾。广西黄旭初派人请梁宗岱出来做官,梁宗岱坚持不去见黄。继续翻译蒙田散文,并开始直接从德文翻译歌德著的《浮士德》。在翻译工作中同时研究中草药。1945年在广西长期从事教育事业的老专家雷沛鸿邀请梁宗岱合办西江学院,收容广西大部分因沦陷而失学的学生。于是梁担任了该学院教授、教务长、代理院长,并出钱出力,其夫人甘少苏还演了三晚粤剧为之筹款。直到广西解放。
1950年10月,梁宗岱参加广西省特邀人民代表,去南宁开大会,在广西省政协成立大会上当选为第一届政协委员,兼任省参事之职,协助百色当地政府工作。
梁宗岱耿直豪爽,磊落不羁,看不惯当时代理地委书记独断专行、盛气凌人的作风,曾当面向他提意见,遂令他怀恨在心,竟被他罗织了四百八十余条莫须有的罪行,投入了监狱。幸得省、中南局乃至中央都先后派调查团前来调查,省公安厅调查团的领队、公安厅及地区公安处向梁宗岱道歉后,地区政府开全市街干大会,由街干送梁宗岱回家。次晨向全镇广播及全百色镇开居民大会,宣布梁宗岱无罪释放。
这一冤案轰动广西,远传港澳。香港盛传梁宗岱已屈死狱中,致令在港文化界、“生前”友好竞相邀为梁宗岱举行“追悼会”。
梁宗岱恢复自由后,应广西省人民医院卢永克院长之邀去试制中草药。他潜心试制新药,不断取得新的成果。
1956年9月底,他受聘到中山大学外文系法语专业任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在孜孜不倦的教课之余,他仍翻译诗歌,并继续抽空研究中草药。
1956年,梁宗岱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同年至1979年他在中山大学西语系任教授。1970年起到广州外语学院西语系任教授兼院学术委员等职。他还是政协广东省第二、三、四届委员。1979年赴北京参加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四次代表大会。
在“十年浩劫”中,梁宗岱遭受了长期非人的残酷折磨,有几次被打得头破血流,死去活来,幸得他夫人用梁宗岱自制的中草药“绿素酊”救活过来。直到粉碎“四人帮”后,他蒙受多年的冤屈才得以彻底平反。这时,梁宗岱已届古稀之年,他把《浮士德》上卷的译文交给人民出版社后,又如伏枥老骥,奋力于《浮士德》下卷及《蒙田试笔》的译著。可惜,病魔无情地把他生命夺去。这位曾经蜚声文坛的诗人、文学翻译家,于1983年11月溘然长逝。他虽然经历过不少的坎坷道路,幸而,在党的十一届之中全会以后,他已看到历史和文坛对他的作品作出了公正的评价,我国著名的美学家朱光潜先生作了一副挽联悼念他:“毕生至亲,既丧逝者行自急;好诗良药,长留德泽在人间。”
梁宗岱以他卓越的文学才华饮誉中外文坛,主要作品有:诗集《晚祷》、词集《芦笛风》、译著《浮士德》上卷、《水仙辞》、《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罗丹》、《一切的顶峰》、小说《交错集》、短剧《商籁》、传记《歌德与斐多汶》、美学论文《直觉与表现辩》、《诗钞》、《论神思》、文学批评《诗与真》、论文《蒙田试笔》、《非复古与科学精神》及法译的《陶渊明诗选》等。他的作品均得到国内外文艺界的重视和赞赏,人们赞誉他的作品“抵抗得住时间尘埃的侵蚀”,“是文艺花木的水份和养料,并为文艺园地增添了一缕碧绿的光泽。”1979年,香港文学研究社出版了《梁宗岱选集》,该诗集共分三辑,收入他部分的诗歌、诗歌论文和译诗等。
梁宗岱的诗是他诗论的最好注脚,他的诗几乎无一不是源于生活,无一不是他的生活、对大自然、对美的最充溢的倾泻和流露。
梁宗岱整个诗歌理论的核心为“真是诗底唯一深固的始基,诗是真底最高与最终的实现。”他信奉的戒条是,作家必须创作一些生命的、美丽的东西,同时必须有完美的形式。
梁宗岱的诗充满哲理,使人耐于咀嚼,耐于吟诵。在冷峻的低吟中,却给人以鼓舞的力量,使人在悲哀的余烬中升腾起希望的火焰,在消沉的漩涡里拍打起向上奋飞的翅膀。这是他奉献给中国文坛的珍品。
梁宗岱精通英、法、德等外国语,在翻译方面成就卓越。他每译世界诗人的作品之前,都反复吟咏,直到自己深信能够体会内中奥义,领略个中韵味了,才开始翻译。他所经历的生活道路,使这些译诗总能在他内心唤起强烈的共鸣和感应,总能领略带文字以外的微妙。于是洞幽察微地将诗的精神风貌、将被包裹在一层无边寂静中的诗人澈语的感喟,准确动人地表现出来。他在翻译其他世界名家作品时,也都能一一再现原作的意蕴和风格。
梁宗岱从事高等学校教育工作五十余年,是教育界享有盛誉的老前辈。他的许多学生早已成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骨干。今天,我们怀念我国现代著名的诗人、文学翻译家。老教授梁宗岱同志,要学习他崇高的爱国精神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为开创我国教育事业的新局面、为发展我国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文艺事业、为繁荣我国的文艺园地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