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海纳百川 方成其大


来源:民进佛山顺德区委员会 作者: 郭桂林 编辑时间:2013-03-05

初见伍海成,是去肇庆游玩的时候。他穿一件马甲,蹬着双运动鞋,脖子上挂一副相机,稀疏的头发已经有点泛白了,但精神气十足,走到哪儿都在拍照。那天同去游玩的多是老同志,走的已经很慢了,他却还总是落在后头。起初我只当他是摄影师,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便是顺德鼎鼎有名的书画家,在各类报刊发表过500多件书画作品人称“伍叔公”。

都说功成名就最易让人停下学习的脚步,而已年近古稀的他却玩起了摄影,对书画的热情也高涨,甚至有人说,退休后伍海成才迎来了他创作的“春天”。退休后他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专心搞创作,2011年他凭着记忆,画出了40余幅故乡景。当然也去各个地方写生,有时还带上自己的“老学生”。广西德天、通灵大峡谷、黄姚、贺州姑婆山、阳朔、粤北连南、连州、清远 ……就这么一路走一路画,也拍照,他拍景更拍人,他说照片是直观地再现生活,跟着一群老友出去,照片可以记录下这些美好。

活到老,学到老。这用在伍海成身上再合适不过了。1966年他从番禺师范学校毕业,去了小学教书。赶上文革,许多课都停了,他开始自学起国画来。画不出满意的作品,他听人说书画同源,便练起了书法,又找来一堆历史、诗文材料研究。后来他去了华侨中学(现李兆基中学)教书,因为要带高考班,有要考设计类的考生,为了带好学生,他又开始学设计,并首次把版画教学和版画创作引入中学美术教育。

细细想想,其实也不奇怪,正是这种对于一切事物保持着一颗新生儿般的好奇之心,一颗对创作的赤子之心,才让他由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小学教师成长为一个顺德书画界的明星人物。当然这期间也走了不少弯路,伍海成不是科班出身,凭着一腔热情学起了国画。“我那时候都是自学啊,也没人带着,走了不少弯路。”至今他还常说一句话,人在匆匆赶路时,别忘了经常回头看看。他的学生说 :“他一人走了弯路,但让我们几百人少走了弯路。” 1985年以来,伍海成利用大量的业余时间免费为高等美术院校(专业)辅导培养了200多位合格的新生,其中考入广州美术学院的学生就有70余人,此外,还有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等一大批名牌艺术院校的学生。

“可以这样说,这些年顺德出的书画界的人大多都是伍海成的学生。”他的学生如今已经是美术老师的如是说。
虽已成名,但伍海成丝毫没有架子,跟人约好什么事从来都是他等别人。年轻时他听一位前辈说起因为迟了一分钟而错过轮船的事情,那位前辈说那时他虽然提前了半小时出发,遇上堵车。但堵车并不能成为自己迟到的理由,有时候就是因为晚了这一分钟就得让你再等上几小时,而再等着几小时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答应别人的事也会因此而耽搁。伍海成听完,心里便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做个守时的人。他给自己定了个标准:至少提前10分钟到场。他是宁愿我等别人,也不要让人等我的。
守时诚信,这是大家对他一致的评价。伍海成是顺德民进的会员,民进的“春风学堂”在制定课表的时候,伍海成主动要求多给他开课,大家都劝他“您年纪大了,课程慢慢来,不要安排的那么满”,他坚持。原来是他一早答应过北滘镇党委委员陈宇莹,至少上一季度的课,他说不能言而无信。
伍海成是民进广东省第四届委员会委员,曾任民进顺德区委会副主委;佛山市第八、九、十、十一届人大代表,顺德区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广东省劳动模范,中学特级教师。如今虽然退休了,然而退而不休,现在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每周两次,他要给顺德老干部活动中心的老友们辅导国画创作;他是晚晴书画协会会长,要主持日常会务;每月要去顺峰山社区义务为居委书画组上课;每月民进“春风学堂”社区学校也有他的课程;他还抽空办过近10多次画展,出了10本画册,参加义卖活动,每年还带学员远出采风。
伍海成小时候家里穷,受过苦,长大后就特别见不得别人受苦,总说能帮一点是一点。这些年他的名声逐渐大了,画儿能卖出不菲的价格了,他就画,画完就拿出去义卖。汶川、玉树地震的时候,他的一幅画卖了50000块,他一股脑全捐出去了。为了帮助贫苦的失学儿童重返校园,他每年都捐出三、四件作品给顺德慈善会,义卖的钱专门用来资助这些失学的孩子。
我问他人家这个年纪都在享清福,为什么他会想到要做这么多的事,他回答我说“留着这些时间这些钱做什么呢?小时候我吃过苦,所以就特别见不得别人受苦。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也不用把钱留给他们。吃祖宗饭的都是没出息的。”
一次我跟伍海成同坐一车,一路上我跟他请教各种问题。的士司机听的好奇,叔公下车后,他问我,这人是谁,我告诉他这就是顺德书画界的名人伍海成。他说,你不说还真不知道,看他穿的挺朴实的,也没有什么架子,就跟平常人一样。是的,拨开书画家的头衔,他就是一位严厉的父亲,一位勤恳的老师,一位正直善良的前辈,一个好学的“学生”,一个爱玩爱动的“老头儿”:而这一切才成就了一个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伍叔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