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梅寒竹冷话人生,刀情笔意写春秋——张宪梅的艺术道路


来源:民进珠海市委会办公室 作者: 杨秀丽 编辑时间:2012-11-30

     

      祖籍广西合浦的张宪梅,一生独独爱梅。她的另一个名字张羡梅,同样有一个“梅”字。并非所有人的人生都与名字契合,但张宪梅却是一个特例。张宪梅爱“梅”,源自于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益增进的对书法和刻字艺术的领悟。 1960年,张宪梅和所有她的同龄人一样,在一个倡导人多力量大的伟大时代降生了。回望自己的艺术道路,张宪梅由衷感谢她所生长的时代,因为当时小学生的课程里每周有一节毛笔字课。是这个时代普普通通的一节毛笔字课培养了她对书法的爱好,并与之终身结下不解之缘。
     
也许是一种天赋,张宪梅一开始学书法就比一般的孩子好,而且进步快,兴趣大,一拿起笔就不想放下。所以经常得表扬。越表扬,她越爱写;越爱写,她便写得越好,得表扬越多。从小学到高中时,张宪梅经常在学校各类书法比赛中获奖,毕业后也因为写得一手好字而被留在了母校工作。参加工作以后,张宪梅笔耕不缀。每天下班后,她都要在办公室临摹两个多小时帖子。在一般人看来,一个帖子临摹一年半载也就差不多了,但她数十年都在不厌倦地反复临摹一个帖子。
      1985
年,张宪梅参加合浦县举办的春联书法作品展,获得了一等奖。这个奖项在张宪梅的艺术人生中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一是激发了她学习书法艺术的更大欲望,二是引起了合浦县最有名望的书法老师对她的关注。正是在这位老师的指导下,张宪梅正式走上了书法艺术道路。她初学晋唐名家,后以二王为范,渐渐在旁人看来枯燥乏味的反复临帖中找到了快乐,她对书法的兴趣逐渐变成了对书法艺术的潜心追求。

1985年,张宪梅报名参加了无锡首届书法艺专函授班,开始系统学习书法知识,遍临各种名家碑帖,楷、行、草、隶、篆皆有涉猎。这次学习扩充了她的视野,提高了她的鉴赏水平和奋斗目标。在这以后,她的作品在“广西百花书法篆刻展”中再次获奖,她个人也于1992年分别在广西南宁、北海、合浦举办了个人书法刻字作品展。

1990年,张宪梅从广西调入珠海市博物馆工作,这是她步入书法刻字艺术家行列的转捩点。因为工作的便利,使得她有机会亲眼观赏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等书画大师的原创真迹。在这期间,她又通过报考首都师范大学书法函授大专班,更加全面系统地学习了书法知识,并得到了欧阳中石、王世征、卜希阳、叶培贵等更高层面的书法老师的悉心指教。
     
在书法艺术中感悟人生的真谛,是张宪梅这个阶段最大的收获,而她的作品也随着她眼界的开阔、理论修养的提高和书法技法日臻成熟逐渐形成娟丽俊秀、刚柔相济、潇洒清逸的风格。作品多次入
选省及全国展览,成为中国书法协会会员。

      在苦心钻研书法数年后,张宪梅又对现代刻字产生更大的兴趣。在对不同作品的鉴赏中,她发现,现代刻字艺术不同于古代的刻碑刻匾的传统刻字,它是书法家书写后的再度创造,可以说是融书法、刀刻、色彩、装璜于一体的综合艺术。张宪梅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刻字作品的创作,非常注重刻字本身的艺术表现力。由于她有扎实的书法基本功,起点高,博采众长,而且对每件作品都反复揣摩,又敢于创新,所以很快便有所成就。她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以及国际大展并获奖,并先后在珠海、中山、北海举办个展,还出版有《张宪梅书法刻字作品集》。

    《梅花香自苦寒来》是张宪梅刻字作品中的精典力作。张宪梅喜欢这句名言,她喜欢梅花凌寒独放、坚强高雅、冰清玉洁的高贵气质和甘于寂寞、淡泊名利的从容秉性,并以此为座右铭。她将“梅”的品格贯穿于构思创作之中,选择“岁寒三友”中的竹作为载体,以竹子的肌理和韧性来表现梅的高洁气质。在这幅竹刻作品中,挺立于皑皑白雪之上的腊梅,傲视严寒,绽苞吐蕊,十分动人。张宪梅个人的涵养、气质、情韵、格调交融渗透在作品里,无论在书法、刀法,还是在创意、选型方面,都陶然天趣,抒情自如。
     
《沁园春
雪》是一幅巨大的板刻作品,在张宪梅2011年的个人刻字艺术作品展中引起了极大反响。毛主席写这首词的背景和这首词所表达的意境,以及毛主席本人,都是阳刚的,伟岸的,张宪梅却能以一个女子之身理解这种境界,将木板的自然底色稍作处理,采用阴刻刀法,爽利劲健地将原作娴熟流畅地进行创作,雄伟壮美,气势磅礴,更辅之以浅石绿为文字着色,行草书风,清新悦目,质朴浑厚,仿佛凝固的音乐。

在喧嚣的现代生活中找一份恬静,在寂寞的创作过程中陶醉于充满诗意的想象中,在梅寒竹冷中度过一个又一个春秋,已经成了张宪梅的生命常态。张宪梅的人生选择从自发到自觉再到自然,没有经历什么大起大落,而是十分流畅。她的内心始终温暖而柔软。梅、竹、雪,这些看似冷冰冰东西,在她的手里都能表达出对生命的热爱这样无比崇高的意境。当然,这种升华,也是张宪梅对人生感悟升华的再现。
已过天命之年的张宪梅,如今开始对老庄哲学产生浓厚兴趣,并执意用她所擅长的语言表达对老庄的理解。这一切都意味着张宪梅的艺术春天才刚刚到来。因为,艺术家的人生大都是一个不断自我否定、自我更新、自我升华的过程,张宪梅的艺术人生当然也不会例外。伴随着她对人生的哲学思考的日益深邃,相信她的艺术道路也越会走越宽阔,其艺术创作也将由此开始进入巅峰状态。可以预见,张宪梅这朵艺术奇葩还会开得更加灿烂。

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