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海竞帆 > 文英荟萃 >

上帝的后花园——斯洛文尼亚


来源:民进广州市教育总支 作者: 刘细细 编辑时间:2015-09-06

 

    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都被人们看作是“上帝的后花园”。

从萨格勒布驱车195公里,我们先来到斯洛文尼亚的自然瑰宝——布莱德湖(Beld)。布莱德湖位于阿尔卑斯山的南麓,由山上积雪融水汇聚而成,故有“冰湖”之称,中国人喜欢把她比喻成“人间瑶池”。

来到这碧波荡漾的湖区,觉得这真是个旅游休闲的绝好去处,路边不时见到一辆辆车奔赴而来,车顶载着小小游艇。湖边行人悠闲漫步,湖上划艇比赛激烈展开,湖岸绿草如茵,不时见到天鹅、鸭子安然栖息,这里十分适合情侣散散步,谈谈情,发发呆,疗疗伤,对于我这种风尘仆仆的过客来说,匆匆忙忙来匆匆茫茫去,显得太奢侈浪费了。

布莱德湖心有个小岛,岛中心听说有个教堂,教堂中有个178公斤重的大钟,暮鼓晨钟时,仿佛能听见上帝的心跳声;月白风清之时,游人站在湖边听听深沉的钟声,看看湖四周葱茏的树木,澄澈如镜的湖面,再抬头远眺一下阿尔卑斯山的白雪,那湖水仿佛成了夜色中上帝的眼睛,在注视着芸芸众生。 

湖边远处高山上有座白色的城堡,为这个冰湖增添了几分童话色彩,有岛有湖有高山有城堡的地方一定是浪漫的,传说连希特勒作战计划中也特别争夺过这块圣洁的角落。 

离开布莱德湖我们前往维特格尔峡谷(Vintgar Gorge),峡谷幽深,美得没有什么人烟,整个峡谷只见湍急碎玉般的流水在跳跃,在奔腾,在静美地做梦,在悠缓地抒情……我是特别喜欢水的人,其实中国人何尝不对水独有情重,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宋人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水一直是人们情感中最美的载体。以前我总骄傲我家乡的赣江水特别好,现在觉得家乡人还是愧对了那方山水,让它过度承载,负重不堪,相比而言,这里的水多么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美得跟天使一样。

为了多看看这美丽峡谷的水,我跟同伴李妍一路疾走,又为了准点跟上团队,我俩在这峡谷中风一般的穿行,然后大巴车载着我们驶向斯洛文尼亚的首都卢布尔雅那(Ljubljana)。在车上我们小睡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我们就到了卢布尔雅那。特别小的城市,听说人口不足30万,连家乡小县城的人口都不及。走上街道,狭窄的街道特别空旷,方正稳重大气的塔楼,古老的浮雕门窗,高耸的教堂,温热的石板街面,一条小河,一座古堡,一座座雕塑,很悠闲很清净,特别有文艺范。 
    我们参观了市政厅,坐落在世界最小的广场上,跟周围建筑混在一起像个隐士,不像中国的政府大楼,识别度特高。圣尼古拉教堂,建于1901年的龙桥以及龙桥桥头带翅膀的翼龙雕塑,那是这座城市的吉祥物,还有诗人普列舍伦雕像,呵呵,卢布尔雅那一定是个文艺浓厚的城市,不像前几座城市,基本是英雄赞歌、国王的赞歌,这里是诗人、圣经、圣徒雕塑的聚集地。 

卢布尔雅那街头基本没有车辆,对于那些喜欢青石板路,喜欢古建筑、喜欢教堂、喜欢雕塑的人来说,漫步在这个城市确实就像漫步在上帝的后花园。离开街头时,看到街那头正在搭台演出,偌大的广场上没什么人去围观,尽管演唱得挺好,人们都到哪儿去了呢?唯一有印象的人群是龙桥前面的街道上,一百人左右在进行篮球比赛。 

帕慕克说:“美景之美,在其忧伤”,卢布尔雅那,就是这样一个特别古典、冷清、寂寞甚至有些忧伤的城市,她是孤独者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