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赤子心绘就大师作 ——专访倪阳(2)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林亚茗 叶敏韬 编辑时间:2015-09-06

一个好的设计师是特热爱生活的人

1998年——在毕业的十年后,他开始步入了大展身手的黄金时代,迄今主持近50项自主设计工程项目,6项与外方合作的项目,项目获奖无数。例如:被誉为探索新岭南文化的代表作——华工大“逸夫人文馆”获得了国家建设部优秀工程勘察设计一等奖、全国优秀工程设计金质奖;广交会琶洲会展中心获得了国家优质工程银奖;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获得了全国工程勘察设计行业奖建筑工程一等奖、中国建筑学会第五届国际建筑设计大奖赛金奖等奖项。同时,上述三项工程在2009年也获得了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大奖。

他在设计中除了对主体建设的关注外,还力求使建筑体现出城市文化的多元性,表现社会的丰富性和层次性。同时,他积极探索建筑设计的学术研究,在《建筑学报》、《世界建筑》等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 

 

记者:我们一般人判断建设设计好不好,总是从外形好不好看来讲。你们专业人士是怎么看呢?

倪阳:我在美国的时候,请教哈佛大学设计学院院长Pittlaw,对我将来发展有什么建议。他就说:“你做的东西太注重美,可能是你从小的训练造成的,你应该更注重一些情趣上的东西,更local(本地)地来营造一些东西。”我觉得,他的说法挺有意思的,也就是说可能更加地落地,不要太“高大上”,太阳春白雪的,而是更加朴实地表现什么。

记者:专家与大众在一些方面角度不同,意见也就不同。

倪阳:比如,某人长得很漂亮,但是不等于就很有内涵,很有趣。我们跟一些人在一起,会觉得有的人很有意思,但有的人就不是。其实,评价一个建筑也是这样的。我们做设计的话,可能更多考虑的是它的趣味性,而不是单纯说好看还是不好看。

好的建筑,你进入它的空间,在里头参观走动的时候,可能会感觉环境跟你产生一些联动的作用,会吸引你不断的走下去。如果一个空间一进来就是一个走廊这样单调,你会觉得很闷,boring。

记者:那如何培养这种敏锐和灵感呢?你经常忙于奔走于项目地点。

倪阳:我从小就喜欢踢足球,但现在日程总是排得满满当当的,没有什么时间顾及兴趣爱好了。但我还是对设计的东西都感兴趣,在商店看到一个设计得好的杯子,也会仔细地观察一番。还有,就是观察生活上一些有意思的地方,看以后能不能运用到设计当中去。

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是特热爱生活的人,会发现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偷窥这件事,也许有人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实际上在我们生活中无所不在,要是能够在公共场合设计的一个空间,你看得到别人,别人不太注意你,其实也是蛮有趣的。一个好的设计,它会不知不觉地给你不同的体验。

 

经典建筑是一种文化乃至历史的载体

他强调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建筑。任何一个经典建筑的价值,都是远远超出其使用意义的,是一种文化乃至历史的载体。”

在倪阳的经典代表作中,气势恢宏又令人振奋的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最为著名。他和团队从中国文化元素中挖掘、提炼,形成了以“鼎盛中华”为理念的设计方案。

这座中国红的斗拱形状“东方之冠”耸立起来,在世博园里各馆中显得独树一帜。这为他迎来了作为设计师的最高荣耀,同时也赢得社会的高度认同。上海曾经做过一个网络调查,网民对中国馆的接受度高达92%。

记者:那你为了落实设计项目,要经常四处出差吧?

倪阳:我2014年都飞了60多70次吧,搞这行人都是这样的。设计者在完成设计的图纸后,只能算完成了项目的一半,还有一半是在现场完成的,要不断的跟施工方进行磨合,让他们理解和支持设计思想。就像那时候做世博会中国馆项目的时候,我作为副总设计师,每星期起码三天泡在那儿。

记者:世博会中国馆这个设计实在是太抢眼了。当时你们把设计方案递上去的时候,觉得胜算的几率大吗?

倪阳:我觉得参加什么设计竞赛,并不是说你的方案好就入选,或者你的方案不好会落选。很多时候是因为你在那个时候,做了一个大家比较接受的东西就成了。所以我们交上去后,就不再想会不会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