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会员风采 >


赤子心绘就大师作 ——专访倪阳


来源:民进广东省委宣教处 作者: 林亚茗 叶敏韬 编辑时间:2015-09-06

 人物档案  倪阳,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设计研究院。现任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院副院长、副总建筑师,教授、研究员、博导民进中央委员,民进广东省委科技工委副主任民进华工总支副主委,省政协委员

 

倪阳,建筑设计界的青年才俊不久前全面开放侵华日军第731部队罪证陈列馆新馆、以及将于年内开放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三期扩建工程正是他的“杰作”。在华南理工大学,我们终于采访到这位全国大江南北都有大项目的“明星”设计师。倪阳体型修长,衣着得体,有媒体形容他“既有一分艺术家的不羁,又兼一分学者的从容”。我们经过短短的接触,感觉他是个坦诚直白的人,对建筑设计及城市规划特别投入,高冷的外表下是一颗赤子心。

 

我所经历还是比较顺利的

他自小喜爱画画和踢球,自己的人生轨迹就像笔下和脚下那一条流动的大曲线:祖籍秀气的浙江湖州,生于大气的北京,后来随父母去了豪气的山东胜利油田,上大学就到了充满灵气的广州,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系从本科读到硕士。从此,他以这里为立足点,向四方闪现着灵感才思,先后拿下世博会中国馆、广交会琶洲会展中心、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等许多重大项目,获得业界与社会的认同。2011年,他被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授予勘察设计行业国家级荣誉——“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成为最年轻的工程设计大师。

 

记者:你从本科起就一直在这个学校吗?

倪阳:是的。我是1981年考入华工,1988年研究生毕业,成绩曾经是全班第一名,还获了个大学生设计竞赛一等奖。

我在本科和研究生毕业的时候都有过纠结,要不要回北京?不过最后还是留在了这里。这个设计院是1979年才建立的,我是设计院第一届的研究生。我研究生的导师是佘畯南、莫伯治。他们都是很有名的建筑大师,代表作有白天鹅宾馆、南越王墓博物馆。

:太幸运了,有这样的大师来当导师。

倪阳:是啊。我毕业时,华工建筑学院院长希望我留下。当时,省内建筑设计院已经发展得很好了,而我们的设计院刚刚起步。院长对我描绘了设计院未来会怎样发展的前景,我于是动心了,说:“留下来吧,一起创造嘛。” 

我所经历的东西总是有一点磕碰,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顺利和简单的,就是我的条件达到了要求,有地方要我了,我就去了,没有想得太多。

记者:那你是原先有什么特长与设计有关?

倪阳:我从小喜欢画画,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但这反而是我的一个长处了。因为很多经过专业训练的,会按一个程式去画,结果都是那个味道。而我是有个跳跃式的思维,会很随意地去表达。别人评价是我画得挺有灵性的。学设计之后,画画变成我专业的一部分了。所以我平时跟人谈设计方案,都是一边画一边说。你画得多对形体的感悟会很深,能够很快地通过美的观念来判断设计方案。当然,这有好的一面,也会有局限的一面。

:你们这个行业的学生出国的多吧?

:我原先三个成绩最好的同学,都出国了。我自己也曾经有一个出国梦嘛。直到2011年,我终于去了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做访问学者,圆了一个梦,也好好地体验一下当地的生活,了解人家在干什么。我选修了城市设计、历史、景观和建筑设计的课,主要是拓宽一下自己的思路吧。我觉得,搞建筑设计不能光从本专业来考虑,需要从设计、景观,还有从一些多元化的理念上,可能才能做出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来。

:那你现在还兼任一些教课吧?

倪阳:我现在的工作是设计为主,不过带了四到五个研究生,有时候还有博士生,还会带一些其他学生的毕业设计课程,或者做一些培训讲座什么的。所培养的研究生是工程硕士,要参与我们的设计工作,在工作中告诉他们怎么去搞,如果发现一些有兴趣的点,就扩充一下写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