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海竞帆 > 文英荟萃 >

母亲进城来


来源:民进广州市花都总支 作者: 刘浪 编辑时间:2015-03-12

母亲是我一个月前从老家接到城里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妻将要生产母亲是无论如何也不愿走出那个山沟沟的而我也不会下如此大的决心接母亲来和我们过一段日子。
  母亲还没完全熟悉情况公司就派我去外地参加一个展会。听说我要出差母亲头天晚上就给我准备了两条新毛巾一长一短搭在我的行李箱边。我对她说“妈这些用不上酒店都有现成的。”母亲说:“这我知道的当年你爸出差我都让他带毛巾的酒店的不卫生。”我说“不会啦现在又不是二十年前酒店都有消毒的。”母亲将毛巾收起来突然她又想起来什么“那你坐火车时可以洗脸、擦汗用呀!”我哭笑不得“妈,你就别操心了我们出差都是坐飞机的。”见我有点不耐烦母亲“哦”了一声很不情愿地将毛巾收起来了。
  一会我听母亲在小声地向妻打听“这大热天坐飞机会不会很热”妻说“怎么会有空调呢。”我知道母亲还是惦着那毛巾不由得笑出声来。
  因为是早班九点的飞机我六点半就起床了。可母亲起得更早已经在厨房烙好了几张我平时最爱吃的家乡饼。我说不吃了来不及了。母亲说“还早吧别那么急。”我告诉她打的去机场和换登机牌差不多要四十多分钟而飞机是提前半小时登机的。母亲有点慌了“怪我怪我我早点叫你就好了其实我很早就起来了没叫你是想让你们多睡会。”
  母亲从冰箱里拿出几盒牛奶说:“你喜欢喝冰的,我昨晚多准备了几盒。”我说“带不了飞机上不准带这些东西。”母亲很不相信地看着我“牛奶怎么不准带呢”我有点烦了“你不懂的。”就急急忙忙地下了楼。
  在小区门前等的士时母亲又跟了下来她塞给我一个报纸包着的小瓶子“别嫌我烦这是蜂蜜你的烫伤还没好全呢。”几天前我的脚被烫了一下母亲拿出从老家带来的蜂蜜给我抹效果很好都要痊愈了可母亲还惦着这事。
  往回走的时候母亲又说了一句“家里你就放心吧有我呢。
  望着她佝偻的背影和满头的白发我的心里一阵内疚。来城里工作很多年了母亲还一直住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没有机会见识一下城里的繁华和享受儿子的孝心而自己却在有意无意地嫌弃她的无知和啰嗦想想都是罪过。
  登机时一向没有办理托运习惯的我还是将自己简单的行李箱办了托运。因为我怕那小瓶蜂蜜过不了安检。毕竟那是母亲爱儿的一片心啊我不想它被丢弃。

 

注:本文原载于《南方农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