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自身建设 > 思想建设 >

我思我议

从协商民主的视角看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


来源:民进广州市黄埔总支 作者: 编辑时间:2015-01-16

 按照协商民主的理论,协商民主可以拆分为两个概念:一是协商;二是民主。那么在协商民主的视野下,公共决策也同时受到这两个方面的考量。协商意味着公共决策的作出应当是通过参与者充分讨论的方式确定。民主要求公共决策的作出必须经过受其影响的所有公民或者公民代表的参与才能达成,才具有民主意义上的正当性。在我国的政治体制下,民主党派能否发挥好以及如何发挥好其应有的作用参与到公共决策的民主协商中来,将会对我国公共决策广泛参与协商的制度建立和实效发挥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本文将对协商民主视野下民主党派参与公共决策尝试进行一些粗浅的探讨和分析。

 一、传统的公共决策过程

 在传统的公共决策过程中,最常见的模式是决策事项领域内的专家,进行专业分析,由专家来提出可行性、合理性意见,并提出可供决策部门选择的决策备选项。然后由政府官员对备选项进行选择。这样的决策模式长久以来影响着我国政治体制内各级政府部门的公共决策,但随着公民对公共决策参与意愿的不断提高,传统公共决策流程的弊端也不断突显。最显著就是,这样的决策过程中,与公共决策有利害关系的公民,却因为无知识、无能力和影响决策效率等借口被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而这恰恰与公民对公共决策强烈的参与意愿背道而驰,随之而来的便是专家变成了公民眼中的“砖家”,不符合民意的决策在执行的过程中遭到了抵制,公共决策失去了应有的正当性、合法性、权威性基础。

 二、协商民主构建公共决策正当性

 那么,要怎么样的决策过程才能够真正符合公共决策实效性需要的同时,又实现公共决策的程序正当性呢?

 公共决策的“公共性”是其本质,要求在决策的过程中必须全程贯穿民主价值和公共属性,以公民的公共参与作为其决策过程的核心内容,以社会公正作为其决策目标。因此,任何一个决策都必须来源于受这一决策支配和影响的全体社会成员集体协商,通过这种集体协商的过程形成决策,在所有参与者之中具有正当性。对协商参与者来讲,民主协商应当是以对参与者的尊重为基础,通过协商过程不断促进所有参与者政治能力和政治意识的发展,进而形成全体社会成员理解自身以及其他成员合法利益的途径,并最终赋予决策以正当性。而这种决策的正当性理由,恰恰也就是来源于它的产生方式。

 反过来分析,一项公共决策如果没有经过全体社会成员协商的过程,仅仅是根据个别或者少数决策者的判断而作出,那么它就是偏私的、不具有正当性的。它之所以偏私,主要还并不是因为决策者本身的偏私之心,而是对更多其他本应参与到决策中来的人的无视。还有对他人意见和观点产生的误解。这一方面可能是对他人想当然的判断;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在事实上的误解。公共决策者将单方面的判断和决策施与他人,而他人对此没有机会表达意见和陈述理由。即使决策者拥有优秀的决策能力,甚至经过了详细的调查,也仍然无法取代所有社会成员的选择。如果社会成员没有民主协商的机会,仅仅是被调查询问,他们就被限制于决策者为其构建的框架内,将无法按照自己本身的意图和表达方式进行选择和表达观点。如果是经历了这样的程序而形成的决策,无论这个决策是否科学、是否正确、是否行之有效,首先究其本质而言,就是不具有正当性的决策。即使于一时、一事有利,从长远来看,脱离了民主协商的公共决策,仍然只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不难看出,要使公共决策获得这其天然应有的正当性效力,就要求决策的过程必须经过充分的、广泛的协商,而这样的协商范围包含了广泛的公众类别,民主党派作为我国政治体制中的参政党,无疑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